江阴银行股东变更:江南水务跻身第一大股东

上海证券报2024-01-17 17:4043

江阴银行迎来了第一大股东变更。

15日,江阴银行的公告显示,江南水务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正式成为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

市场人士认为,此番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江南水务通过增持江银转债并大规模转股的方式,跻身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另一方面,江阴银行也完成了核心资本补充,达到了发行可转债融资的目标。

这也是被认为此前破解银行转债到期难题的“光大模式”再度上演。

面对大额可转债到期的难题,不少银行近期动作频频,无锡银行亦受到险资增持。



持续增持跻身第一大股东

1月15日,江阴银行公告称,该公司收到上市公司江南水务出具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江南水务通过其持有的江银转债转股的方式持有江阴银行1.41亿股份,占公司目前总股本6.13%,成为江阴银行第一大股东。

据悉,此次购买“江银转债”并实施转股涉及的资金,系江南水务的自有资金。

江南水务公告称,截至1月12日,公司将累计增持的5,616,052张“江银转债”,占“江银转债”发行总量的28.08%,并实施转股。

这意味着在1月6日以来,江南水务在持续增持江银转债并超过7%的筹码。

此前,截至1月5日,江南水务累计增持“江银转债”4,206,832张,占“江银转债”发行总量的21.03%。

根据江银转债最新收盘价105.939元估算,此番增持涉及金额近6亿元。江南水务也兑现了此前的拟增持不超6亿元的承诺。这意味着,江南水务购买“江银转债”并实施转股成为“江阴银行”股东的事项业已完成。

2023年11月,江南水务2023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决议,拟使用不超过6亿元人民币自有资金购买“江银转债”并实施转股成为江阴银行的股东。

根据公告,在此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江南水务将根据公司法和上市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并提名1名适格人士作为江阴银行的董事候选人。

2024年1月11日,江阴银行取得了《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无锡监管分局关于核准江苏江南水务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的批复》(锡金复〔2024〕8号),信息披露义务人江南水务的股东资格已获监管核准。

不过对于江阴银行而言,可转债到期的挑战尚未终结。截至2024年1月12日,尚未转股的江银转债金额为人民币1,196,119,100元,占江银转债发行总量的比例为59.81%。

此前,光大银行发行的光大转债亦面临类似江银转债的情形,存在大额未转股的现象。但最终通过引入中国华融较为成功地完成了债转股,补充了核心资本,因此也被业内称为“光大模式”。

此前江阴银行还披露了核心人员的增持计划。公告显示,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骨干人员拟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增持江阴银行股份,增持方式为购买可转债并进行转股或从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购买江阴银行股票,金额不少于1000万元不高于2000万元。

无锡银行亦有动作

同样面临到期难题的,还有无锡银行发行的无锡转债。公告显示,无锡转债将在1月31日摘牌。

近日,无锡银行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长城人寿增持无锡银行股份。截至2024年1月9日,长城人寿直接持有无锡银行107646274股股份,占无锡银行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线。

公告显示,2023年12月29日至2024年1月9日期间,长城人寿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在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无锡银行股份9,999,925股,占总股本的0.46%。长城人寿最新持有无锡银行股份107,646,274股,占总股本的5.00%;持有“无锡转债”面值37,386,000元,占无锡转债未转股余额的1.28%。本次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为长城人寿自有资金。

在此次权益变动前,长城人寿持有无锡银行97,646,349股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4.54%;持有“无锡转债”面值18,486,000元,占“无锡转债”未转股余额的0.63%。

2023年12月29日,无锡银行公告称,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无锡监管分局核准长城人寿股东资格,同意长城人寿自批复之日起六个月内增持该公司股票。

无锡银行称,长城人寿本次权益变动是基于保险公司自身配置需求以及上市公司配置价值考虑的长期投资,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未来12个月内,长城人寿将根据无锡银行的运营和发展状况及其股价情况等,决定是否继续增持无锡银行。

“银行转债面临的到期困境与整个银行板块估值持续下行有关系。”一位银行研究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农商行转债扎堆上市后,市场对于银行股的估值在持续下行。2018年初,农商行板块估值在15倍市盈率附近。但此后一路走低,如今已经降至5倍市盈率。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