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跟降存款利率或分化 2024年还会降吗?

第一财经2024-01-05 17:4038

2024年伊始,不少中小银行在“开门红”前开始密集调降存款利率。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上海银行、苏州银行等十余家银行下调存款利率,下调幅度在5~45BP之间。

业内普遍认为,本轮中小银行密集降息潮是去年12月底大行存款利率调降后的“跟降”。2023年12月22日,国有大行集中调降存款挂牌利率,其中1年期、2年期、3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挂牌利率分别下调10BP、20BP、25BP、25BP。此后,股份行也密集跟进,12月25日,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多家股份行纷纷更新下调存款挂牌利率。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2023年来第三次集中调降存款利率。与前两轮相比,本轮存款降息依旧按照“大行领头,中小银行跟进”的基本思路。不过由于此次调降恰逢银行 “开门红”营销阶段,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此后中小银行跟进速度或出现一定分化:部分中小银行会与大行“同频”降息,但也有部分中小银行将阶段性坚守高息阵地或浮动调整利率,以实现揽储目标。

中小银行“跟降”或分化

1月3日,广东紫金农商行发布公告称,将从1月4日起调整存款挂牌利率。调整之后,该行1年期、3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挂牌利率分别为1.49%、1.95%、2%,比未调整前下降10BP、25BP、25BP。

广东紫金农商行并非个例,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4日,已有上海银行、苏州银行、深圳农商行等十余家地方性银行密集发布挂牌利率调整公告,降幅在5BP到45BP不等。

利率调降后,多数城农商行挂牌利率已告别去年3%左右的“高光时刻”,3年期、5年期等长期限整存整取挂牌利率仅略高于2%。例如深圳农商行2023年12月27日起3年期、5年期整存整取存款挂牌利率分别下调25BP至2%、2.05%,离“1字头”仅一步之遥。而在2022年9月,该行3年期、5年期整存整取存款挂牌利率还分别为2.7%、2.8%。

不过,与国有大行相比,上述中小银行调降后利率仍相对较高。据记者梳理,目前城农商行降息后,大多比国有大行挂牌利率高10BP~30BP左右。此外,部分村镇银行虽然历经多轮调降,但存款利率水平仍居高不下。例如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5年期整存整取存款执行利率(执行利率一般在挂牌利率基础上适当上浮)此次下调10BP后仍有3.8%。


注:都江堰金都村镇银行为执行利率


从调整幅度来看,此次中小银行“跟降”幅度与国有大行基本保持一致,存款期限越长,下调幅度越大。据记者不完全梳理,近期存款降息的中小银行中,3年期、5年前定期存款利率调降幅度多在25BP左右,而1年期定存利率降幅则在5BP~15BP不等。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重点调降长期限存款利率主要是由于今年存款定期化程度严重,银行计息负债成本甚至有所上行,此举可以更大程度压降银行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此次降息时点与银行传统“开门红”较为接近,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中小银行跟降节奏较难预测,或出现分化。

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在研报中指出,商业银行有追求“开门红”的传统,因此不免会有一些银行于2024年3月中下旬阶段性地小幅提高其个别存款产品的利率,而且一些小行甚至可能要在完成“开门红”任务后(即4月份)才开始本轮存款利率的调整。

事实上,在近期中小银行跟降潮此起彼伏的背景下,也有银行因“开门红”因素逆势调高利率。例如湘阴星龙村镇银行,根据其先后两次发布的挂牌利率调整公告看,2023年12月31日起,该行3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不仅没有降低,反而逆势上升5BP。而也有部分银行因前置“开门红”,此前已逆势上调利率。如河南淮滨农商行从2023年12月12日起,阶段性对3个月、6个月、1年、2年、3年的新开户个人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利率进行上调,其中1年期、3年期利率分别上调15BP、5BP。

2024年存款利率还会降吗?

岁末年初通常是银行“开门红”冲业绩的关键时刻,为何本轮存款降息选择在此阶段前“抢跑”?

净息差仍是关键因素。当前,在存量房贷利率下调、地方化债、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重定价等多重因素下,银行息差下行压力较大。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三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73%,较去年同期的1.94%下降0.21个百分点,再创历史新低。

“开门红”对息差将形成更大压力。根据东海证券的测算,2023年四季度及2024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净息差将在当前基础上进一步收窄9.7BP与5BP。

“2024年一季度即将迎来存款到期的高峰期和‘开门红’重要时期。”浙商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梁凤洁表示,早降存款利率带来的改善效果能有较快体现,否则会有较强的滞后性。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2024年信贷“开门红”在即,存款降息宜早不宜迟。一方面,货币政策海外制约因素减弱,年末出口商结汇需求集中释放,人民币汇率大局稳定;另一方面,年初,存量贷款将迎来集中重定价,对银行净息差将造成较大挤压,存款降息宜早不宜迟。

新一轮存款利率调降有利于减少目前岌岌可危的息差压力。中泰证券戴志锋团队在研报中估计,本轮定期存款利率下调对上市银行总体息差、营收、利润分别支撑5BP、2.4个百分点和5.4个百分点。其中,2024年反映2.6BP、1.2个百分点、2.8个百分点。由于本轮调整全部为定期存款,因此定存占比较高的农商行普遍更加受益。对上市农商行总体息差、营收、利润分别支撑6.8BP、3.1个百分点、7.6个百分点。

展望2024年,银行存款利率是否还将进一步调降?

“本轮存款降息对银行2024年负债成本改善程度相对有限,第一季度或下调利率自律上限。”王一峰指出,本轮存款降息主要涉及零售存款,但对于大额对公存款、协议存款等品种,客群主体议价能力相对较强,本轮存款降息或难以对该类存款产生影响。

此外,王一峰认为,考虑到本轮存款降息对银行2024年负债成本改善幅度较为有限,为对冲存量贷款滚动重定价、存量按揭利率下调、城投化债等因素对资产端定价形成的挤压,后续不排除银行体系继续下调存款挂牌利率。

华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张继强分析,降存款利率是大势所趋。降低实体融资成本是明年及未来几年的长期任务,已经被写入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而近两年贷款利率持续下降已经极大压缩了银行息差空间,部分银行甚至存在资产负债倒挂,因此降实体成本之前要先降银行成本。考虑到明年银行尤其大行还面临着化债、承接政府债、支持实体等任务,资本补充压力巨大,更需要维持合理的利润空间,降存款利率迫在眉睫。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