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压降负债成本,一边又要存款 银行为何如此矛盾?

上海证券报2024-04-12 16:46190

一边压降资金成本,一边又得保证存款——这一看似矛盾的现象,正在当下的银行业上演。

日前,一则“招商银行停发3年期以上大额存单”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上海证券报记者4月11日了解到,招行并未停发3年期以上大额存单,只是暂时没有额度。但细究来看,是因为存款尤其是零售存款的快速定期化抬高了资金成本,已让银行“吃不消”,急切想要压降负债端成本。

这种两难现状,使得商业银行眼下的负债端管理陷入“左右为难”境地。面对市场利率持续下行、负债成本高企、存贷利差收窄的局面,部分大型银行主动降低包括大额存单在内的高息负债产品发行规模,而部分区域性银行则选择发行大额存单,逆势揽储。

长期限大额存单告急

“3年期、5年期大额存单只是暂时没有额度,并非不再发行或停发。”招行客户经理告诉记者,该行目前对大额存单产品开展限额供应,2年期、1年期仍有额度在售,均为20万元起存,存款利率分别为2.15%、2%。

这实则为银行缓解负债端压力所采取的一种调控措施。这两年来,存款定期化趋势明显,抬高了银行负债端成本,在降息环境下,拖累了净息差。

以招行来看,其负债端资金成本高企,就是受到存款定期化影响。招行披露的2023年年报显示,该行零售活期存款规模同比减少7.75%,而零售定期存款规模则增长48.58%。

融360研究员刘银平向记者表示,大型银行控制长期大额存单额度,一方面是因为在利率下行趋势下,担心息差压力加大,银行不愿为长期存款支付更高成本,需要压降高成本存款,优化负债结构;另一方面,贷款投放难度较大,银行吸收长期存款的积极性也不高。

此种情况下,压降资金成本是行业的共识。近期,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发布倡议文件,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禁止通过手工补息的方式高息揽储。“由于大型银行利率上浮幅度较小,通过系统操作进行手工补息等较为常见,这抬高了银行的存款成本。”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

不过,大额存单额度紧张,并不等于停发,更不能由此推断出银行大额存单将逐渐消失。业内人士认为,目前银行负债成本高,大额存单额度紧张已是这两年来的常态。银行压降成本较高的中长期定期存款或存单也不是无限度的,会根据流动性状况、资产负债结构进行动态调整。

区域性银行逆势发售长期限大额存单

在大型银行主动降低大额存单发行规模的同时,山西、贵州、山东、安徽等多地的区域性银行正在积极发行大额存单,逆势揽储。

4月10日,山西闻喜农村商业银行推出利率为2.95%的3年期大额存单,认购时间为4月2日至4月12日。3月底,无锡锡商银行发售大额存单,1年期、3年期、5年期利率分别为2.2%、3.0%和2.9%;山东汶上农商银行也发行了周年庆专属大额存单,3年期利率3%,20万元起存。

融360数据显示,3月发行的大额存单中,农村金融机构利率普遍上调,大型银行利率均下调。目前城商行1年期、3年期大额存单平均利率均领先,分别为2.118%、2.946%;农商行2年期、5年期平均利率最高,分别为2.459%、3.638%。

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在市场利率下行环境下,今年大型银行揽储压力相对不大,但区域性银行揽储压力很大。同时,由于区域性银行的业务类型较为单一,主要是简单的存贷业务,大行采取下沉策略后,区域性银行负债成本走高,但资产收益率下降,严重压缩利润空间。

“左右为难”之际,区域性银行选择了发行大额存单。“城农商行存款来源相对有限,所以愿意提供更高的利息。”经济学者盘和林告诉记者,不过利率过高会存在高息揽储嫌疑,所以都通过大额存单的方式来长时间锁定存款流动性。

负债管理“左右为难” 银行积极求解

面对负债端困局,无论是大型银行还是区域性银行,都在积极求解。这不仅考验银行的经营智慧,更关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

在遵循存款市场竞争秩序的基础上,银行如何提升负债管理水平?“银行的经营逻辑是在‘量、价、质’上取得综合平衡,实质上是在风险、收益、流动性三个方面做好平衡。”民生银行董事长高迎欣日前表示,该行将通过客群经营实现资产负债结构优化和合理定价,同时管控好风险,实现长期稳健的价值创造。

盘和林建议,大型银行应该压实内部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按部就班不出错;区域性银行要积极探索金融创新业务和金融科技路子,比如拓宽线上资金获取渠道,来增强获客能力。“合并重组也是区域性银行增强规模优势的重要手段,规模越大,资金成本越低。”

受访人士提醒,区域性银行在面对揽储压力时,还应注重成本控制和风险管理,避免过度依赖高成本负债。区域性银行可以通过提高服务质量、加强客户关系管理、开发特色产品等方式来吸引和保留客户。同时,该类银行也应密切关注市场动态和监管政策,灵活调整负债策略,确保负债的稳定性和合理性。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