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银行力推高额消费贷产品,利率低成了“白菜价”

北京商报网2024-01-16 16:30138

在信贷领域,开年的“卷王”莫过于银行消费贷,当利率低成了“白菜价”,这一次银行把目光投向了额度上。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多家银行火热营销100万—200万元的高额消费贷产品,主要面向客群有房贷客户、新市民、高级人才等。高额消费贷产品主要分为纯信用、抵押两种,且都需要满足一定要求的客户才可以申请,且部分产品的最长贷款期限达到10年。在分析人士看来,相较于普通消费贷,高额消费贷的利率更具竞争力,降低了客户的融资成本,但此类差异化创新也可能导致部分客户过度负债,增加信用风险。

多银行力推高额消费贷产品

消费贷已成为银行重点追求的主要业务,为了抢占市场,银行在贷款额度上也“卷”了起来。1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多家银行针对不同客群推出了高额消费贷,贷款额度审批上限在100万—200万元左右。

例如,为满足高层次人才消费需求,优化人才发展生态,中国银行(601988)青岛分行创新推出“人才消费贷”,该产品纯信用,无需抵质押担保,最高授信额度200万元;农业银行广州分行打造“新市民个人信贷服务专区”,消费贷额度最高100万,贷款期限最长5年,贷款利率年化最低至3.45%(单利)。

惠州农商行此前推出的“卓越贷”“薪易贷”“惠民消费贷”产品目前也仍在正常办理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述三款产品虽面向的客群不同,但最高贷款额度均可达100万元,以“卓越贷”为例,申请客户需满足政府认定高级人才,国有企业、上市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银行金融机构的副总经理级别(含)以上正式员工。最高贷款金额为100万元,最长授信期限10年,贷款年利率为3.75%。

“薪易贷”需要客户满足在惠州市内连续缴存公积金12个月及以上,且月缴存额≥1000元的个人;惠州市内连续缴存职工社保12个月及以上,且月缴费基数≥10000元的个人;有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且按揭的商品房须在惠州市范围内,连续正常供款12个月及以上,且月供款≥5000元的客群;家庭固定资产>150万元且家庭净资产>50万元等条件,贷款额度最高为100万元,最长授信期限10年。

谈及各银行营销高额消费贷的举措,一位银行业观察人士指出,各家银行推出高额消费贷的举措,可以看出银行在积极响应国家的消费升级战略,旨在刺激居民消费,拉动内需。这些举措有利于满足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进一步推动消费市场的繁荣。同时,这也是银行在竞争中寻求差异化,拓展市场份额的一种策略。各家银行的产品在利率、额度、期限等方面有所不同,体现了银行对目标客群的精 准定位和精细化服务。

高额消费贷并非“人人可得”

众所周知,银行审批的消费贷额度通常在20万—30万元左右,以一家股份制银行为例,该行推出的消费贷额度线上审批金额最高为20万元,若借款人想要拿到30万元的放贷金额,则需要去线下网点提交材料后申请。

而从高额消费贷产品来看,主要分为纯信用、抵押两种,且都需要满足一定要求的客户才可以申请。例如,“‘人才消费贷’是我行新推出的贷款,信用贷不需要抵押物。”中国银行青岛分行一位客户经理介绍称,“申请人需要持有青岛市委发布的人才证。”谈及该产品与普通消费贷产品的区别,上述客户经理直言,“就是根据差异化设计的产品”。

以惠州农商行推出的“卓越贷”为例,该产品根据是否有抵押物来确定贷款金额上限。据该行客户经理介绍,“卓越贷”针对比较优质的客群,例如净资产比较高的客户或者公务员,想申请高额贷款第一要看借款人本身的条件,第二要看是否能够提供抵押物,纯信用贷款额度最高可以做到50万元,有抵押物则可超过这一水平。

相比普通消费贷产品,高额消费贷满足了大额消费需求,可以用于住房装修、车位使用权、住房租金、教育培训,以及购置家具、家电、家用小汽车等各类消费类支出。在光大银行(601818)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看来,消费贷市场“价格战”过度,不利于银行业务风险管理,银行需要高度重视业务风险防控与业务可持续问题;从银行角度,需要提升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的意识,加强业务员培训;优化业务流程,压实业务各环节主体责任。

上述银行观察人士进一步表示,相较于普通消费贷,高额消费贷的利率更具竞争力,降低了客户的融资成本;针对特定人群,如高级人才等,银行可能会提供更快捷的审批通道;部分高额消费贷的最长贷款期限达到10年,有利于客户合理安排还款计划。

银行应强化信用风险管理

个人消费贷款在激发消费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2023年,在银行加大了消费信贷投放力度的背景下,以消费为代表的短期贷款增速明显,人民银行发布的2023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23年全年住户短期贷款增加1.78万亿元,而2022年这一数据为1.08万亿元。

从“卷”利率到“卷”额度,未来一段时间,“价格战”仍将持续,消费贷“突飞猛进”态势不减,不过利率并非越低越好,额度也并非越高越好。

“2019年之前,我行曾推出过一款消费贷产品,这款产品最高额度为50万元,但在评估过可能存在的逾期、不良等风险后,行里还是决定将该产品贷款额度原则上下调至30万元。”一位国有大行人士回忆称。

在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看来,个人消费贷款、经营性贷款在激发消费、提振投资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但其贷款资金流向备受关注。无论对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平台而言,信贷资金流向、用途的监控都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应将虚构贷款用途、挪用信贷资金的行为纳入征信系统,提高借款人违规成本,从源头上遏制个人消费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股市等。金融机构可以适时建立灰名单、黑名单等制度。同时,金融管理部门应加快金融科技应用,牵头建立面向全银行业的资金用途和流向监控平台,引导信贷资金依法合规使用,更好地推动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董希淼建议,对金额20万元以下的个人消费贷款或个人经营性贷款,只做负面清单的约束,借款人无需事前或事后提供用途证明等材料,以进一步激发居民有效融资需求。

差异化创新也可能导致部分产品偏离监管要求,如贷款用途不合规。上述银行观察人士强调,此类差异化创新存在以下风险点,高额消费贷的额度较高,可能导致部分客户过度负债,增加信用风险;低利率政策可能刺激过度借贷,加剧金融市场的泡沫风险;差异化创新可能导致部分产品偏离监管要求,如贷款用途不合规等;各家银行竞相推出高额消费贷,可能导致市场竞争加剧,盈利空间压缩。

“在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加强对影子银行、信贷业务监管的背景下,银行需要在合规的前提下,审慎开展差异化创新,确保消费贷业务的稳健发展。同时,银行还需加强对客户的信用评估,防范信用风险。在此基础上,发挥消费贷的积极作用,推动消费升级,助力我国经济发展。”上述银行观察人士说道。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网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