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开门红”存款利率逆势上调,但下调仍是大势所趋

第一财经2024-01-15 17:2997

中小银行存款利率走势出现分化。

开年第一周,超十家中小银行在“开门红”前开始密集“跟降”,存款利率下调幅度在5~45BP。但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近期部分中小银行却逆势上调存款利率,以期在“开门红”阶段借高息再次揽储蓄客。

与往年揽储“硝烟四起”不同,今年部分中小银行揽储相对低调。在定存利率调整中采取“远降近升”的策略,即长期存款利率下调或按兵不动,短期存款利率阶段性逆势上升。也有部分中小银行以开白名单、派发加息券的隐蔽方式变相拉高存款利率,以期阶段性“揽储”。

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小银行逆势上调短期存款利率,主要是为年初“开门红”信贷投放储备存款,仅是阶段性现象。从长期来看,存款利率下调趋势仍不会改变。

银行逆势上调短期存款利率

新年开始,中小银行“开门红”揽储战硝烟再起,存款利率逆势上调。其中,短期存款利率更是成为调整重点。

黑龙江桦南农商银行自2023年12月31日起调整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最新一年期整存整取利率为1.8%,较此前上升10BP。不过该行二年、三年、五年整存整取利率分别为1.95%、2.36%、2.42%,较此前分别小幅下调5BP、4BP、3BP。

无独有偶,汝南农商银行也于1月10日宣布,最新3个月、6个月定期存款利率为1.50%、1.70%,较此前分别上调10BP、5BP。同时,1年、2年、3年定期存款利率则分别由2.25%、2.70%、3.30%下调至1.90%、2.10%、2.35%。

除此之外,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桐柏农商银行、湖北麻城农商银行、新郑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均在近期逆势上调短期存款利率。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不同,近期中小银行利率上调集中在3个月、6个月的短期存款,长期存款依然保持下调态势,出现存款利率“远降近升”的新趋势。

除直接调升利率外,也有银行通过白名单专享存款、加息券、积分权益等方式“变相”拉高短期存款利率。

记者从多名业内中介处获悉,近期部分中小银行正针对白名单客户发放限时加息券。例如,某民营银行近期推出新春开门红活动,新用户办理6个月以上期限的指定存款产品(5万元起存),可加息0.1个百分点。加息后,该行6个月存款利率可达4.3%,1年期存款利率可达4.4%。该活动仅对“白名单”客户开放,收益部分以现金、积分形式给付。记者按照其中一名中介指引进行注册体验,需通过技术软件更改IP地址、被邀请进入白名单后才可获取对应权益。

另一家中小银行则推出元旦限时存款活动。根据活动规则,该银行新增资产较2023年12月15日资产提升部分,前20天加息0.55个百分点。0.55个百分点的增值部分以积分奖励形式发放,积分则可以兑换话费充值卡、中石化加油卡等产品。

信达证券非银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舫朝指出,近期利率上调多为短期存款,银行主要是考虑到存款定期化的长期趋势,短期利率上调、中长期利率下调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存款定期化趋势。

利率下调仍是大势所趋

当前银行业存款利率呈下行趋势。2023年12月,六大行及部分股份行年内第三次下调存款利率,利率下调幅度在10~25BP。此前2023年6月及9月,国有大行分别进行了不同幅度的存款利率下调。

业内普遍认为,部分中小银行临近2023年末及2024年初逆势上调存款利率,多是基于开门红阶段的短暂行为,并不改存款利率长期下调趋势。

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在研报中指出,商业银行有追求“开门红”的传统,因此不免会有一些银行于2024年3月中下旬阶段性地小幅提高其个别存款产品的利率,而且一些小行甚至可能要在完成“开门红”任务后(即4月份)才开始本轮存款利率的调整。“开门红”对息差将形成更大压力。根据东海证券的测算,2023年四季度及2024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净息差将在当前基础上进一步收窄9.7BP与5BP。

“中小行结构性上调存款利率利好存款储备。”王舫朝指出,中小银行逆势上调利率是为年初“开门红”信贷投放储备存款。中小行揽储能力较大行有限,而高利率有利于吸引储户存款。

王舫朝进一步指出,总体来看,当前银行存款利率仍处于下行趋势,可为实体经济贷款利率下调打开空间。存款挂牌利率多次下降背景下,2024年LPR将有望下调,企业贷款利率、按揭利率等也仍有下调的可能。

2023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73%,较2022年同期的1.94%下降0.21个百分点,再创新低。新一轮存款利率调降有利于减少目前岌岌可危的息差压力。中泰证券戴志锋团队在研报中估计,本轮定期存款利率下调对上市银行总体息差、营收、利润分别支撑5BP、2.4个百分点和5.4个百分点。其中,2024年反映2.6BP、1.2个百分点、2.8个百分点。由于本轮调整全部为定期存款,因此定存占比较高的农商行普遍更加受益。对上市农商行总体息差、营收、利润分别支撑6.8BP、3.1个百分点、7.6个百分点。

“近两年贷款利率持续下降已经极大压缩了银行息差空间,部分银行甚至存在资产负债倒挂,因此降实体成本之前要先降银行成本。”华泰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固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指出,考虑到今年银行尤其大行还面临着化债、承接政府债、支持实体等任务,资本补充压力巨大,更需要维持合理的利润空间,下调存款利率仍是大势所趋。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