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第三季度发行“二永债”4494亿 需求仍旺盛

券商中国2023-10-26 17:00135

近日,建设银行开启该行今年内第二轮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工作。此前一日,中国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完成发行7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

今年下半年以来,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下称“二永债”)发行热度显著升温。Wind数据显示,7月以来合计发行的“二永债”规模已达4494亿元,较上半年增长1081亿元。

总体来看,2023年以来商业银行发行上述资本工具的节奏较往年显著放缓。业内人士认为,今年前三季度“二永债”发行规模不及去年同期水平,且资本充足率持续下滑,商业银行仍面临资本补充压力。同时,基于国内宽信用环境及部分银行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等,部分银行对外源性融资的需求较大。

第三季度一来发行规模达4494亿

近日,多家上市银行发布公告称完成二级资本债或永续债的发行工作,还有多家银行的发行计划正在路上。

中国银行公告称,10月23日完成发行两个品种的二级债,其中10年期固定利率债券发行规模为450亿元,票面利率为3.43%;15年期固定利率债券发行规模为250亿元,票面利率为3.53%。中国银行称,上述债券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补充该行的二级资本。

重庆银行、邮储银行也于近日分别公告称,完成了永续债的发行。其中,邮储银行本次发行规模为300亿元,前5年票面利率为3.42%;重庆银行发行规模为25亿元,前5年票面利率为4.50%。二者的债券募集资金均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券商中国记者据Wind梳理的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商业银行“二永债”的发行规模和节奏显著加快,尤其是永续债发行升温。截至记者发稿日,第三季度以来银行通过上述两种资本工具合计发行4494亿元,较今年上半年多发出1081亿元,其中永续债发行规模多了1203亿元。

展望商业银行年内“二永债”的剩余发行规模,业内人士预计,四季度或将迎来发行高峰,发行节奏将进一步提速。

“国内鼓励各类型银行通过多种资本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夯实资本实力,增强抵御风险能力,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记者表示。

年内规模逊于去年同期

尽管下半年二级债和永续债的发行节奏已然升温,但2023年至今二者的发行规模仍显著不及去年同期。综合整体数据,一、二季度的发行节奏偏缓,三季度以来出现加速,预计四季度仍有较大发行空间。

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24日,商业银行“二永债”年内发行规模为790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695亿元减少1788亿元,降幅约为18.44%。其中,二级债同比减少17.8%至5754亿元,占总体发行规模比例较大;永续债同比减少20%至2153亿元。

从发行主体来看,无论是占总发行规模多数的国有大行、股份行,还是占发行主体数量多数的城农商行,2023年的数据均低于往年。例如,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年内“二永债”已发行6650亿元,低于2022年同期水平的7900亿元;从发行主体数量上来看,今年完成发行的银行主体中,城农商行及其他(外资行或直销银行)共有53家,国有大行及股份行为7家,分别较去年同期减少15家、4家。

民生证券分析师谭逸鸣近日发布的研报指出,可以从三个维度看出2023年“二永债”的供给压力:一是从监管批文来看,2023年的审批量均较前几年显著回落,对应可以看到今年发行节奏放缓,国有大行批文剩余额度不足以对“二永债”供给形成掣肘;二是二级债和永续债的到期赎回压力集中在三季度;三是为满足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的监管要求,目前仍存在较大的监管缺口规模,银行次级债仍有一定发行空间。

上述研报还指出,总的来看,近期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对国有大行发行资本工具的审批规模较去年同期显著增加,批文下达后的四季度或迎来二级债和永续债的发行高峰。

周茂华认为,2023年以来发行规模同比下降,一方面与近年来银行关于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放量有关,基数较高;另一方面,永续债发行成本及商业银行基本满足风险监管要求等,一定程度降低了永续债发行需求。他还表示,从二级债、永续债发行规模和发行银行的数量情况看,也可能与部分银行优化资产结构,适度降低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投资规模有关。

仍有较大资本补充缺口

事实上,今年银行资产端收益率还在下行,净息差仍承受压力。与此同时,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整体也在下滑,在此背景下,银行仍有较强的资本补充诉求。另一方面,从监管角度而言,各大国有银行亦有相当的发行需求。

周茂华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由于近年来宏观经济环境复杂,银行持续让利实体经济,对银行盈利和内源性资本补充构成一定拖累,导致部分银行对外源性融资的需求有所上升;同时,随着国内经济稳步恢复,实体融资需求回暖,部分银行资本补充需求仍较强。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资本充足率较2022年分别下降了0.87个、0.27个百分点至16.89%、13.31%,城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则已经处于2019年以来的历史较低水平。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需求仍然旺盛。

另一方面,监管带来的资本补充压力也不容忽视。民生证券研报指出,2025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风险加权比率不低于16%。据测算,为满足TLAC监管要求,目前仍存在2.05万亿元的TLAC缺口,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资本补充缺口规模分别为3203亿元、6960亿元、5559亿元、4766亿元。据此分析,银行次级债仍有一定的发行空间。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