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中利合计被8家银行起诉追 债 重整能否解决债务问题

时代周报2023-09-22 17:12160

9月21日晚,ST中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公司临时管理人已经与产业投资人、牵头财务投资人签署了《重整投资(意向)协议》,上述投资人已按照协议约定缴纳投资保证金。“后续各方将继续支持和配合公司预重整和重整工作。”

尽管“预重整和重整工作”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中,但是ST中利的欠款银行并没有停止讨债的节奏。

就在两周前,中国银行常熟分行请求法院判令ST中利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暂计至2023年2月22日)合计约4.93亿元。

自2023年6月以来,ST中利合计被8家银行起诉追 债共20.20亿元。

8月21日,ST中利发布公告称,将与牵头财务投资人扬子成信、公司临时管理人签署重整投资协议,常熟光晟新能源有限公司也是意向投资方。

银行追 债逾20亿元

ST中利9月7日发布公告,中国银行常熟分行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暂计至2023年2月22日)合计约4.93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公告发现,自2023年6月以来,已有中国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江苏江南农商行共8家银行相继对ST中利发起诉讼,要求归还贷款本息合计约20.20亿元。

6月,江苏江南农商行、建设银行常熟分行先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分别要求ST中利归还借款本息、律师费及其他费用5011.55万元、12072.57万元。

7月,光大银行常熟分行、交通银行常熟分行、农业银行常熟分行先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分别要求ST中利归还借款本息、律师费及其他费用9701.33万元、25688.04万元、79459.73万元。

8月,民生银行苏州分行、兴业银行苏州分行先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分别要求ST中利归还借款本息、律师费及其他费用10363.99万元、10446.93万元。

9月18日,时代周报记者就欠款详情分别向上述银行和ST中利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对方回复。

如今的ST中利是否有能力偿还这20亿元的债务呢?

截至2023年6月末,ST中利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1.86%,相比上年末增加2.13个百分点;有息资产负债率高达47.42%,相比上年末增加3.57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截至6月末,ST中利的流动比率为0.65,速动比率为0.54,现金流量负债比为0.0041。公司短期借款达31.4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3.77亿元,需即时或1年以内偿还的金融负债总计57.23亿元。

如此来看,ST中利的负债规模庞大且资产负债率仍有增长,资金链已处于十分紧绷的状态。

“存在这种可能性。企业现金流出现问题,金融机构发起诉讼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会让企业的经营雪上加霜,预重整的目的就是提前和债权人尤其是主要的债权人协商一致,让企业快速恢复经营。”9月20日,京衡律师郑州事务所重整重组部主任、河南省律协破产与重组专业委员会委员张华欣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重整能否解决债务问题

据悉,ST中利已于2023年1月18日被债权人江苏欣意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对公司的重整及预重整申请。

目前,苏州中院已启动对ST中利子公司中联光电、腾晖光伏、宿迁腾晖和沛县腾晖的预重整。9月18日,ST中利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预重整正在有序推进中,常州船缆已进入重整程序并被准许在其管理人的监督下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

负债累累的ST中利,是否可能因为债务被执行而影响到重整计划?银行的债务何时能收回?

“有这个可能,预重整制度目前各地的做法不一样,不具有全国范围的约束力,临时管理人应尽可能在当地司法机关出 台的预重整规定范围内同相关法院沟通,中止执行。” 张华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预重整阶段一般不会清偿个别债务,通常是在重整计划草案中制定一揽子的还款计划或者方案,重整计划通过后,按照计划执行。预重整的期限各地规定的不一样,一般在3-6个月范围内不等。”张华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无法还款已经导致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增高,但重整欠款企业对于银行来说有利于降低不良。”

据公司此前披露的公告,ST中利已与产业投资人常熟光晟新能源有限公司、公司临时管理人签署《重整投资(意向)协议》。

企查查显示,常熟光晟新能源有限公司为厦门建发集团的孙公司,建发集团下属企业建发股份对其持股比例为95%。常熟光晟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23年8月18日,而该公司与ST中利签署《重整投资(意向)协议》的公告发布于8月21日,成立常熟光晟新能源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战投预重整的ST中利。

此外,ST中利预重整计划的牵头财务投资人为深圳市扬子成信投资,该企业40%股份最终受益方为新加坡上市公司扬子江金控,该公司成立初期由扬子江船业100%持股。

“对于陷入困境但又有经营能力的企业来说,重整是司法保护制度,既保护企业也保护债权人。它给了企业一个喘息的机会,理论上会改善企业的经营环境,但具体效果如何还得看重整计划能否得倒执行、落实。”张华欣说道。

背靠厦门建发和扬子江“船王”的重整计划,能否挽救昔日的“光伏扶贫第一股”,使得各银行顺利收回贷款呢?

“预重整为法院正式受理重整、批准重整计划前的程序,公司预重整能否成功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公司预重整成功,法院将依法审查是否受理重整申请,公司能否进入重整程序存在不确定性。”在9月21日晚的公告中,ST中利如是表示。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