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两家银行获批发债“补血”!今年以来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同比增长超130%

每日经济新闻2022-06-08 12:5857

发债“补血”已是今年上半年银行的常态化操作,不仅有国有大行,也有股份行、城商行。

截至6月7日,商业银行已累计发行28只二级资本债券,合计发行规模2492.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4.1%。

每经记者 赵景致 每经编辑 陈星

7日下午,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近日该行已收到《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农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批复》,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二级资本债券。

记者注意到,前一天,泉州银行也收到了福建银保监局批复,同意该行发行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二级资本。

事实上,发债“补血”已是今年上半年银行的常态化操作,不仅有工商银行等国有大行,也有兴业银行(601166)、重庆银行等股份行、城商行。

至于为何银行频频发债补充资本,专家向记者表示,主要是国内企业经营面临复杂内外环境,银行需要进一步夯实资本实力,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泉州银行获批发行二级资本债

6日,福建银保监局发布公告,同意泉州银行发行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二级资本。

资料显示,泉州银行主要通过三个渠道强化资本约束,健全多元资本补充机制。一是稳定内源性资本补充渠道。二是拓宽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分别于2020年末及2021年初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15亿元及7亿元用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有效夯实资本水平;积极推进与相关政府部门的沟通汇报,争取在增资扩股、引进战投等方面的政策支持。

三是调整优化表内外资产结构,有效压降表外授信业务及抵债资产的风险资产和资本耗用,降低整体风险加权资产占用,提高单位资本价值,确保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

从数据来看,该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近两年都在持续下降,仅一级资本充足率表现较好,资本补充仍面临较大压力。

泉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

11

该行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持续下降 数据来源:记者根据年报整理

进一步看,该行风险加权资产增幅较大,2019-2021年该项资产总额分别为762.40亿元、864.21亿元、940.04亿元,同比增幅为1.43%、13.35%、8.77%,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近三年分别为71.61亿、66.73亿、71.25亿,总体上微降。根据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要求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0%。2021年底,泉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7.58%,接近7.5%的监管红线。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在对泉州银行的最新一期评级报告中指出,2020年以来,泉州银行调整会计政策,盈余公积及未分配利润余额减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大幅下降并接近监管下限,面临一定资本补充压力。

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压力较大

泉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红线,为何申请发行二级资本债?

“从现有的资本补充工具及各类型补充资本现状看,由于宏观环境变化,导致部分中小银行内源性补充资本实力不足;补充核心(其他)一级资本的工具偏少,为数众多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工具偏少,部分还涉及审批流程较长等问题。”光大银行(601818)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在微信中对记者表示。

此外,周茂华在电话中指出,一些中小型银行存在内源性资本补充方式压力比较大的问题,加之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经营相对于大型银行弱一些,补充资本的压力也更大。“相对于大型银行,部分中小银行在网点、品牌、经营与服务创新能力等方面相对不足,融资渠道较窄,资本补充压力更大。”周茂华表示。

记者注意到,针对中小银行遇到的此类困难,目前监管政策也给予了发债补充资本种种支持。

5月26日,央行印发的《关于推动建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长效机制的通知》提到,继续支持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配合有关部门指导地方政府用好新增专项债额度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鼓励资质相对较好的银行通过权益市场融资,加大外源资本补充力度。

5月30日,为提高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央行开展了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操作量50亿元,期限3个月,费率0.10%。

央行表示此次操作面向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公开招标,中标机构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证券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换入债券既有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也有城商行发行的永续债,体现了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的支持。

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大增

自今年初以来,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发行量增长较快。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7日,商业银行已累计发行28只二级资本债券,合计发行规模2492.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4.1%。

据了解,发行债券是商业银行的一种常态化融资渠道,是银行补充资本的主要方式之一。今年来多家银行就已经发债“补血”,发行主体涵盖国有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多个层面。

从发债情况来看,国有大行发债规模明显较大。除了此次农业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外,工商银行今年共发行完毕两期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00亿元和500亿元;中国银行(601988)和交通银行分别发行了规模为300亿的二级资本债;邮储银行也发行了规模为400亿的二级资本债。

中小银行发债规模普遍较小。除了泉州银行获批发行不超过20亿元二级资本债外,温州银行、重庆银行今年也已分别发行了50亿元二级资本债,沪农商行、厦门农商行分别完成了70亿元、15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此外,苏州银行(002966)、渝农商行、浙江杭州余杭农商行则分别发行了30亿元、20亿元和10亿元永续债。

对于银行为何普遍发债补充资本,周茂华向记者表示,目前部分银行的延期还本付息、前段时间的散发疫情影响等,都可能导致银行未来的不良有所增加。此外,央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宽裕,也会让发行债券利率成本较低,刺激银行增加资本债工具的发行。

“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主要是国内企业经营面临复杂内外环境,银行需要进一步夯实资本实力,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同时,特殊环境下,银行需要与市场主体共度难关,合理让利实体经济,加大信贷逆周期投放力度,加快推动经济回归正轨。”周茂华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其他资本补充工具,二级资本债一直是银行发行的“主力军”。二级资本又称附属资本或补充资本,是商业银行资本基础上扣除核心资本之外的其他资本成分,也是反映银行资本充足状况的主要指标,可以用于银行业务和资产规模的扩张,提高资本充足率,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二级资本债是银行常用的补充二级资本的工具,二级资本发行审批流程相对简便,对银行是否上市没有硬性规定;同时,二级资本发行的利率相对于普通金融债券收益率高,也一定程度受投资者青睐。”周茂华表示。